夜訪受災脫貧村

新華社太原10月13日電 題:夜訪受災脫貧村

新華社記者

從安澤收費站駛下高速,沿著奔騰的沁河水向北行駛20公里,就是沁河莊村。受持續強降雨影響,本就不寬的縣道有多處塌方、落石,一些路段地基受損被臨時圍擋起來。12日晚,原本20分鐘的車程,記者足足走了1個多小時。

地處太岳山區的安澤縣,曾是山西省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,于2017年脫貧摘帽。10月2日以來的持續降雨,在這里引發了較為嚴重的雨澇和地質災害,沁河水位上漲淹沒大量耕地,這個脫貧3年多的山區縣遭受了嚴峻考驗。

沁河是黃河一級支流。和川鎮沁河莊村緊鄰沁河,全村258戶中有105戶曾是建檔立卡貧困戶。記者連夜抵達時,已過晚上9點,山里氣溫降到了5攝氏度左右,駐村幫扶干部和村干部利用晚上時間還在走訪受災群眾。

推開大門,脫貧戶牛全紅和妻子正在院子里處理這兩天搶收回來的玉米,玉米棒子沾滿黑泥,他們想盡早把玉米處理好,盡可能賣個好價錢。

“家里有3畝玉米地過水,一個個玉米棒子被埋在泥里,就像刨紅薯一樣從泥里摳。田地濕陷,農用三輪車進不去,背了70多袋蛇皮袋,才把這些玉米背回家。”牛全紅說。

沁河莊村黨支部書記盧慧敏說,48歲的牛全紅是目前村里最好的勞力,再加上過水地面積不大,才能搶收回來,村里還有600多畝過水地需要搶收。

因持續大雨,牛全紅家2017年經過危房改造后的房屋也出現漏水。“按往年算,這幾天收完秋也該出去打工了,因為下雨,已經快1個月沒出去干活了,地里的莊稼收成不好,修房子還得再花點錢,今年日子不好過。”牛全紅說。

類似的情況在沁河莊村的脫貧戶中普遍存在,種糧大戶吳顏標家有9畝玉米地被淹,由于一座漫水橋出現塌陷,莊稼被洪水隔斷在橋的另一頭,沒辦法收秋。以前常用的收割機、農用三輪車都在院子里閑置著。

眼看著一個個脫貧戶遇到困難,安澤縣、鄉、村三級干部在防汛救災的同時,也著重幫助受災群眾解決生活難題。

和川鎮黨委副書記王偉為大家伙帶來了好消息:縣委、縣政府與保險公司多次溝通后,保險公司決定對過水倒伏的玉米按絕收賠付,每畝賠償金額追加到400元;損毀的鄉村道路優先安排受災村民參與維修重建,讓老百姓就近打工掙錢。

“縣里動員機關干部幫助受災群眾搶收秋糧,收回來的糧食還能賣錢,加上保險賠償,盡量把損失降到最低。”王偉說。

聽完這些安排,牛全紅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容。“我們做得再多,也只能是減災,等災情過去后,村里要繼續大力發展鄉村旅游,帶動村民增收致富。”盧慧敏說。

記者晚上11點多離開村莊時,沁河的流水聲依然很大,但是旁邊的村莊已經恢復了寧靜。(記者梁曉飛、王勁玉、許雄、陳志豪)

草莓视频黄app下载,草莓视频黄板,草莓视频黄版,草莓视频黄版本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