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農“施”語?||“月經貧困”提出了一個好問題

一個特殊的話題,最近沖上了熱搜。起因是兩方網友的對話,針對網上一款100片售價21.99元的散裝衛生巾,有網友提問:“這么便宜的三無產品也敢用?用在私處的也敢亂買?”而兩位買家對此的回答是,“生活難”,“我有難處”。

不要怪提問者“何不食肉糜”,因為生活的“難”確實超過了很多人的想象。這不只是指貧困的深度,更是其廣度。在不少人的概念中,貧困指代的更多是“食不果腹、衣不蔽體”的困頓,從來不知道還有更多隱蔽的、難以啟齒的“貧”與“困”。這既囿于其自身的經歷,也和這一話題本身的特質相關。此次,公眾對于“散裝衛生巾”的討論,將長期被忽視的“月經貧困”問題拋到了大眾眼前。

對于貧困,不同生活背景的人們會有不同理解。在經濟學家亞當·斯密的注解中,貧窮是買不起一件亞麻襯衫。而對于很多遭受貧困的女性來說,答案則更加直抵人心。女性在生理期,因難以獲得健康充足的衛生用品而造成的生活困難,比很多人的想象還要難。

在不少網友看來,品牌衛生巾其實并不貴,一個月的花費基本在三十元左右。與此相比,散裝衛生巾在運輸過程中容易被污染,從而可能導致使用者出現婦科炎癥等疾病,其實并不劃算。但事實上,對許多低收入人群而言,這依然是一筆“性價比低”的大花銷。他們并不是掏不起購買品牌衛生巾的錢,但是相比之下,其生活中一定還有更重要、更必須、更值得的開支,這既是觀念的問題,更是經濟條件下的“理性”選擇。這也是散裝衛生巾在三線城市、農村邊遠地區更受青睞的部分原因。

而事實上,能夠購買散裝衛生巾,這其實已經是一種相對“不錯”的生活了。回過頭去看,十年前在中國很多地區還有大量女性不知道衛生巾為何物。全球范圍內,“月經貧困”也一直是困擾女性生活與發展的一個難題。在一些不發達國家和地區,現在還有許多女性會使用諸如破舊布料、報紙甚至是干樹葉、草、沙子等材料來應對生理期。即使在發達國家,問題同樣嚴峻,據2019年英國相關數據顯示,該國有約13.7萬名女性曾被買不起生理期衛生用品的問題所困擾。

在這些地區,“月經貧困”帶來的不只是疾病的問題和生活的不方便。有人曾經做過一筆計算,一個女性一生中大概有2500多天處于經期,要使用約一萬片衛生巾。若因為貧困無力負擔這開支,礙于自尊,很多女孩們只好選擇放棄上學或是工作。這意味著她們的一生中有七年的時間可能無法正常學習或工作,如此也就更加無力擺脫貧困,陷入發展的惡性循環。

近年來,很多公益組織開始關注這一問題,開展了諸多相關的扶貧工作。也有一些國家和地區將此搬上了熒幕。印度電影《印度合伙人》就是一部根據真實事跡改編的現實作品,電影的主人公拉克希米,為了讓太太用上健康的衛生巾,沖破各種阻力設計并制造出了能生產便宜衛生巾的機器,還讓村里的女人學習制作衛生巾。不僅讓她們以此獲得了收入,還擁有了健康且負擔得起的衛生用品,更對印度農村的經期衛生觀念帶來了變革。只有當這個話題更多地被人們所看見、所討論、所關注,才有了更好地改變的可能。

此次這一話題能夠“意外”沖上熱搜,無疑是一個進步。一方面人們開始逐漸打破對于月經問題的忌諱及羞恥感,以更科學和開放的姿態來關注女性的生理健康;另一方面,也說明當下我們對于貧困問題的關注,更深入、更細致、更人性化。“月經貧困”其實給我們提出了一個好問題,在解決了“兩不愁三保障”之后,我們的減貧工作還要如何推進?扶貧的視角如何拓展?脫貧的長度如何延伸?無論是亞麻襯衣也好,衛生巾也罷,這既是一個生活質量問題,也是人們的生活尊嚴問題,更是發展能力的問題。

今年是決勝脫貧攻堅的收官之年,絕對貧困問題將得到全面解決。但是,相對貧困的問題會永遠存在,未來我們可能還會面對更多類似“月經貧困”這樣的提問和挑戰。這些問題的存在,是發展不足的產物,更是發展的結果。推動它的“被解決”,也正是 “后扶貧”時代的應有之義。

草莓视频黄app下载,草莓视频黄板,草莓视频黄版,草莓视频黄版本app下载